本人的病不是大问题

2017-03-23 12:13

在袁玲眼中,王琳是荣幸的,由于她有半年的时光,为死亡做筹备,临终前并不阅历太过漫长的疼痛,而另外一名肺癌患者的死亡却让她认为充斥了遗憾。

在丈夫跟孩子的陪同下,王琳最后在家里无比宁静地分开了。" 王琳走后,她的爱人来病院鸣谢,感激咱们满意了她的欲望。" 袁玲说。

" 我能感触到他的意志力十分强。" 袁玲是老刘住院治疗期间的负责护士,老刘一直不晓得本人病情这件事,让袁玲感到不忍心。肺癌病人很苦楚,而老刘被送进来的时候,就已经有了沾染,癌细胞转移,预计生存期只有一个月。家眷抱着一线盼望保持医治,始终到挽救无效逝世亡。" 在他临走的前一天,他还握着我的手,表白他的主意,我知道他想说自己必定能挺从前。"

50多岁的老刘,军人出生,性情刚毅,他自己也深信,自己的病不是大问题,一定可以挺过去。老刘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的具体病情,只有一次,医护工作职员不留神,在他的化验单上写上了 " 肿瘤 " 两个字,之后老刘就再也没见到过自己的化验单。

遗憾!没能交代一句话他就走了

老刘是被女儿送进鼓楼医院肿瘤科的。确诊后,老刘住进了病房,女儿跟其余家庭成员磋商后,决议采用维护性医疗,对父亲瞒哄病情,愿望医生和护士配合。

" 不重大,只有坚持配合治疗就能痊愈。" 治疗期间,家人一直地向老刘灌注这样的信心。肺癌晚期的老刘住进病房后,就一直在跟病魔做奋斗,等待着自己可能走出病房。